我和冯导希望做一个不一样的东方武侠剧丨专访《剑王朝》总制片人陆国强

发布日期 2020-01-06

从12月6日登陆爱奇艺以来,东方武侠传奇剧《剑王朝》就一直高居微博剧集榜、电视剧话题榜等多个数据榜首且仍保持持续攀升态势,话题热度居高不下。凭借扎实的内容和热度,在大剧扎堆的年底,《剑王朝》在各平台竞争中脱颖而出,爱奇艺站内内容热度峰值火速飙升突破7980。借着这股热潮,《剑王朝》在北京举办“岷山剑会”见面会,除了李现和李一桐等一众主演,《剑王朝》总监制冯小刚、总制片人陆国强和戴莹都悉数到场,与现场观众分享了这部热播网剧台前幕后鲜为人知的精彩故事。


陆国强是电影圈最为知名的制片人之一,从《甲方乙方》开始与冯小刚合作多年,观众耳熟能详的《智取威虎山》《手机》《天下无贼》等等优秀电影背后,都有陆国强的身影。《剑王朝》是陆国强和冯小刚合作的首部网剧,由同名网文IP改编,讲述了一个以剑说话的时代,天才市井少年丁宁为复仇而踏上修行之路,这不仅是一部在群雄争霸背景下的个人成长史诗,也是对历史长河中群星璀璨、百家争鸣的大时代的重新描绘,整个故事恢弘大气引人入胜。


在见面会开始之前,陆国强与《成功营销》记者谈起这部剧,他说没想到现场会有这么多粉丝和观众,同时也很高兴有这么多人关注这部剧,“我们做的是一个不一样的武侠剧,对这个故事我们也寄予了厚望,希望观众也能够接受并喜欢。”


创新的东方武侠故事


“每个男孩心里都有个武侠梦。”说起自己接这部片子的初衷时,陆国强与冯小刚说了几乎同样的话。


陆国强笑称他年轻的时候与很多男孩子一样,痴迷于“金古梁”的武侠小说,这些故事中惊心动魄的武侠江湖和快意恩仇的绝世高手,就是包括冯小刚和陆国强在内的所有男孩向往的世界。不过,陆国强也提到,此前所有的武侠都在描绘一个乌托邦的江湖之远,几乎都不会真正涉及庙堂之高,“因为一旦涉及庙堂,要讲的故事就不一样的,就会更关注现实性”。但《剑王朝》不一样,它是一个从江湖到庙堂的故事,“剑就是江湖,王朝就是庙堂。我和冯导想做一个不一样的东方武侠剧。”



陆国强透露说,当时爱奇艺提供了几个自有IP,包括此前大热的《从前有座灵剑山》,但他和冯小刚同时选择了《剑王朝》,“我们其实还是比较传统的电影人,还是希望选择相对有把握的故事,很显然《剑王朝》更适合我们。”


原著小说是玄幻武侠IP,陆国强说为了更聚焦于传统武侠风格,在剧集改编中就弱化了玄幻而更多聚焦在武侠本身,回归传统武侠所推崇的招式、兵器、门派等等。比如在第一集就有5场截然不同的动作戏,截杀宋神书、诛杀赵斩等等,都是露出演员正脸的实打实的动作,其中还有几场打戏是穿插剪辑,武侠氛围与这两年的玄幻剧还是有很大的区别。


不过,对于东方的武侠故事而言,武是外延,侠才是内核。和许多传统武侠剧一样,《剑王朝》虽然是以个人恩怨的复仇为初心,以剑为宗旨的打怪升级,但与传统武侠故事不同的是,它不仅仅只是一个复仇成功的爽故事,它还是一个寻“道”的过程,即东方智慧中关于万事万物遵循其道的宗旨。所以最后《剑王朝》呈现给观众的,是以剑载道,是尚武之风与侠义精神并存,透过江湖与庙堂的交织和人性博弈,传递传统文化中对家国天下的使命感和仁者爱人的价值观。


这种内核贯穿在《剑王朝》的不同人物和故事中,比如在丁宁身上,前期他一心复仇,但是在不断的成长和蜕变中,他有许多关乎正义,关乎规则,关乎快意人生等等的思考,最终他将目光放眼天下,这就是东方文化中所追求的侠之大者,是为真正的东方武侠,同时也是《剑王朝》希望表达的东西。


以做电影的方式来做网剧


《剑王朝》是陆国强和冯小刚合作的首部武侠网剧,从两年前开机时起,行业内外就对这部传统的优秀电影人“跨界”来做的网剧充满了好奇和期待。陆国强说,作为他和冯导的首部“跨界”网剧,他们其实还是希望按照做电影的方式来做。《剑王朝》很大程度上是按照此前的《夜宴》的风格来呈现的,并且最终从各个方面都有不错的表现。“这种电影化的呈现,一部分是美术,比如从影像风格、美术造型、灯光摄影等等,对比的是《夜宴》的整体电影风格;一部分是动作,也是按照电影要求设计,包括镜头切分、运用等等,都是按《夜宴》的要求来做的。”


在见面会现场,冯小刚说,他是学美术的,所以习惯了每个细节都精益求精,比如为了使人物显得更英姿飒爽,他亲手设计了夜策冷的帽子,把帽子的帽带加宽。而打戏的慢镜头特写捕捉着人物细微的情绪变化,这些电影中特有的细节化的处理方式,处处凸显出整部剧独特的质感。



陆国强也提到此前行业中一些按照电影方式来拍的大制作网剧,不仅仅是美术、动作甚至拍摄时间等等,全部都是按照拍电影的方式,“一部剧动辄五六十集甚至更多,每一集都按拍电影的方式下来成本受不了。《剑王朝》按剧本也可以拍六十集,但我们把长度压缩到只有三十四集。我们的共识是,希望做得更极致,所以在美术、动作、镜头和剪接上,甚至节奏上都更接近电影的叙事方式。”


不过,要把原著近两百万字中复杂的人物关系和宏大的世界观浓缩在三十四集的网剧中是非常不容易的,因此,无论是编剧还是后期剪辑上,故事情节推动就非常迅速。这也导致开头两三集,对于没有看过原著的观众而言,要顺畅地理解人物关系和情节发展还是稍微有些困难,不过陆国强并不担心这个问题,他认为前面几集是全剧的铺垫和引子,但是草蛇灰线,之后就是水到渠成的,电影化的叙事就必须要做出很多取舍。



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剑王朝》总制片人戴莹也提到跟陆国强和冯小刚这样的电影团队合作的感受,她说与以往不同的是,这部剧制作的过程看上去是很慢,但最后呈现的故事节奏是非常快的,这就是电影制作团队的特别之处。


当然,对剧集的电影质感的要求还体现在更多方面,比如对演员的选择上,陆国强说,当初考虑丁宁的演员时,是希望这个演员形象需要带有一点粗砺的质感,有不同于其他人的特质。在看过《河神》后,陆国强觉得李现已经非常贴近他心目中丁宁的形象了。而此后李现的敬业也令陆国强非常满意,比如剧中每场打戏基本都是李现亲力亲为,陆国强还透露说,因为剧中长期吊威亚,李现腰部落下毛病,以至于后来都不太接有太多打戏的剧了。


“网剧制作方式不可能完全等同于电影,但是我们已经尽力用电影的方式来表达了。”陆国强感慨道。


不断回归的网剧行业


作为中国资深的制作人,陆国强对市场的敏感度更多地直接来源于资本的热烈程度。陆国强说,与前几年不同,今年进入影视行业的资本的确冷静了许多,但同时,网剧的发展优势却又在不断凸显,这从今年的制作播放剧集的数量也能够看出来。


根据艺恩数据,2019年共播出131部电视剧、221部网络剧。整体来看,近几年网剧数量增长速度远大于电视剧数量,从2017年反超之后并逐渐拉开差距。虽然与往年同期相比整体作品数量略有下降,但在2019年,网剧数量优势进一步被拉大,增长至1.7倍。


陆国强认为随着年轻人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移动端,网剧的发展更是大势所趋,而激烈的市场竞争也在推动整个行业的不断变化,“网剧发展速度很快,以前这个行业有些乱象,但现在整个行业都在回归好内容好制作,这其实是一个行业清洗的过程。”


当然,也并不是巨大资金投入就能绝对换来好的市场回报,在陆国强看来,影视行业尤其是网剧行业,是一个瞬息万变的行业,因为观众的口味是始终在不断变化的,以男频IP为例,这两年男频IP改编频频失利,以至于行业内外都认为男频IP网剧是没有市场的,但今年几部男频IP改编网剧却又连续成为爆款,但明年男频IP是否依旧是观众喜爱的题材,其实是无迹可循的。


“观众喜好是在不断变化,你的改编是否遵循原著并不是最重要的。最终吸引观众的核心,是你是否有讲好一个故事的能力,它不是某一方面的能力,而是从故事到改编到导到演到宣发所有环节的综合呈现,考验的是整体创作者的功力。”


在网剧产业链中,若谈及如何能够跟上观众喜好的变化,此前扮演播放平台、与观众最近的各个视频平台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在采访中,爱奇艺自制剧开发中心制片人卞江告诉记者,作为一部男频IP网剧,按照以往的经验,应该是男性观众群体多于女性,但实际上《剑王朝》的女性观众已经超过了男性观众,这是非常罕见的。原因在于从讲故事的角度,男女主的CP主线、剑王朝女团、喜剧元素等等都是女性追剧的必要因素,所以从IP改编开始,如何吸引不同受众尤其是女性受众这样的因素已经被贯穿在整个剧集的拍摄制作中了,最终呈现出来的也是各方期待的结果。



对高品质内容的追求或是满足观众喜好的初衷,最后所呈现的作品,对于品牌而言都是稀缺而优质的营销载体,这也是平台永远保持创新和敏感的动力。尤其是在眼下更多以短期效果为目的的营销的大环境之下,基于观众喜爱的品质内容的适宜的品牌曝光与产品植入,对于品牌形象的传递与认知、品牌的厚度与长效价值的提升,都是长期的持续的品牌建设中难得的契机。这种长效价值赋能在《剑王朝》也有非常显著的体现,迄今为止,这部高品质网剧吸引了安利纽崔莱、海普诺凯1897、娃哈哈、荣耀等数十知名品牌的合作入驻,在商业表现上也非常亮眼。


“现在网站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大家都需要制作好的头部作品来留住观众以及推动商业变现。所以平台也会投入更多,参与更多,这对我们、对整个行业来说都是好事。”陆国强说道。

本文来源:成功营销